您当前的位置> 大连新闻>社会

老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“别打我”

2019-10-22 00:55 大连晚报

  家政服务市场乱象的问题,不在于家政企业的大小。资料图

  家政服务市场乱象的问题,不在于家政企业的大小。资料图

  去年10月20日,86岁的老人在家中被保姆打伤,两个月后不幸去世。

  去年10月20日,86岁的老人在家中被保姆打伤,两个月后不幸去世。 资料图片

  

  时隔整整一年之后,市民王军(化名)再次见到了自己花4000元为年迈母亲聘请的保姆。

  一年之间,两人之间的关系再非雇主与雇工,而是犯罪嫌疑人与受害者家属。去年10月20日深夜到21日凌晨,王军86岁的老母亲在家中被保姆卢某打伤,在医院缝了数十针。两个月后的12月15日,老人不幸去世。去世前老人说过最后一句完整的话是:“别打我”。

  2019年10月15日,打人保姆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检察机关依法公诉。案件在法院开庭审理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大连,因保姆粗暴对待老人儿童引发的类似事件已经多次发生。根源,或许在于家政市场本身的一些固有乱象。

  回顾

  老人被打

  俩月后身亡

  回忆起一年前的悲剧,王军说“就像一场噩梦”。

  王军86岁高龄的老母亲孙大妈独居在大连甘井子区兴华路一栋居民楼1楼。儿女们为她聘请了一名月薪4000元的住家保姆。2018年10月20日深夜,老人因为起夜频繁,和保姆起了争执冲突。60岁的保姆卢某夺过孙大妈的拐杖,对其头面部多处殴打,导致老人受伤。事发后,卢某将孙大妈送医治疗。而家属们则在得知此事后报警。在医院,老人被缝了数十针。

  保姆卢某则强调,是孙大妈先动手打了自己。她说,因为老人夜间频繁起夜“折腾自己”,她抱怨了一句,就被老太用拐杖砸头,打出了血。她忍无可忍,才夺下拐杖打了孙大妈。卢某称,自己也被孙大妈打伤,需要住院治疗。

  这起事件的性质在两个月后巨变——12月15日,孙大妈在辗转住院之后去世。据家属说,老人受伤后的身体状态一直很差劲,不吃不喝,总是在睡梦中被惊醒。“临走前几天她神志模糊,还经常喊‘别打我’。”家属称,经鉴定,孙大妈系受伤后导致卧床,加速心衰死亡。保姆对其殴打并非致死直接原因,但起到了间接推动作用。

  孙大妈死后,家属再次报警。因涉嫌故意伤害罪,保姆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今年10月15日,甘井子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。案件未当庭宣判。

  调查

  单纯“中介服务”

  拉低保姆从业门槛

  孙大妈的悲剧并非个例。随着越来越多的市民选择家政保姆照顾年迈父母和年幼儿童,大连家政市场规模越来越大。然而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老人和孩子,却时常遭到家政人员的鲁莽对待,甚至成为“出气筒”。

  2017年,77岁的张大爷遭到儿女为其聘请的男护工殴打。监控显示:3个半小时内老人被掌掴57次。视频中可见,老人坐在轮椅上的姿势不对,甚至吃饭时掉了几粒饭,就会被护工掌掴。因为张大爷患有脑梗言语不清,挨打后甚至无法向儿女诉苦。

  说起为老人请保姆这事,家住甘井子区泉水的市民李先生也是一肚子苦水。李先生的母亲81岁高龄,脑梗卧床、生活无法自理。他以4500元的价格常年为老人聘请全职保姆,包吃包住。“一年之后,连续换了3个保姆。”李先生说,其中第一个保姆聘请后两个月,他发现母亲的腿上出现淤青,因此怀疑保姆存在虐待老人的行为。但因为母亲无法说话,且保姆坚决不承认虐老行为,只好将其辞退了事。“之后聘请的保姆则总是对老人应付了事。我探望老人时,发现床单至少一个月没关系,可是保姆却在一边玩手机追电视剧。”李先生说,自己中间更换过一次中介机构,但请到的保姆总是不那么靠谱。

  记者在走访我市家政服务市场时发现,目前我市家政服务行业企业已经达到300多家。但其中单纯中介性质的服务占了大多数,对家政服务人员的使用也大多采取“挂靠”形式,即客户来电需要家政服务,公司通知挂靠的从业人员上门服务。这类中介机构大多规模不大、管理松散,经营方式落后,为赚取中介费,把保姆的准入门槛放得很低,只要“有身份证,能正常交流,会做基本家务”就可以。前期没有培训,后期没有管理,签一单挣一单,市场乱象遂由此生。李先生和张大爷的儿女就选择的是这类“小机构”。

  建议

  亟待建立

  统一的行业标准

  市民张女士为80多岁的老父亲聘请了一名住家保姆。但这名保姆却在照顾老人时连续多口喂食食物,导致老人被饭卡住喉咙噎死。张女士愤而将保姆和提供中介服务的家政企业告上法院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涉事家政企业系在大连具有很高知名度的行业领军企业之一。

  此前,晚报还曾报道过市民通过著名网站“58到家”聘请月嫂照顾婴儿,入职后月嫂却被查处携带梅毒病毒一事。这些案例说明:通过大公司找保姆,也未必“绝对保险”。

  有行业人士指出,导致家政服务市场乱象的问题根本不在于家政企业的大小,而是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。虽然我市早在2002年就成立了家庭服务业协会,但主要基于自律,难以形成“硬约束”。行业标准的缺乏,使得家政服务市场难免出现鱼龙混杂的局面。例如月薪多少钱的保姆需具备什么素质、该干什么活、干到什么水平,家政公司应该承担哪些责任和义务,均未有明文规定。对于整个家政服务行业,也没有权责明确的监管部门。

文/首席记者万恒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5位业界大咖研究大连国际海鲜节议程。
  • HOT寒露节气 鹭鸟聚集
  • “寒露秋风夜,一夜凉一夜。”昨日是二十四节气的寒露,成群鹭鸟聚集在庄河市花园口海边滩涂,为即将南迁做准备。
  • 稻花香里说丰年
  • 昨天,记者来到庄河市栗子房镇双庙村水稻种植区,放眼望去,广袤的田野稻浪滚滚,稻花飘香。
  • 庄河优质农产品销售一空
  • 9月22日,庄河市五一广场的农产品展柜中各类农产品几乎销售一空,2019大连优质农产品展销会(庄河展区)闭幕。